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今期香港跑狗报彩图 > 文章内容

第二章 肉乎乎的白(第三更)求票!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10-10 阅读:

  请各位看官继续支持!明天继续三更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乳—峰,什么是乳—峰?”小石头问。他才十七岁,力气很大,打仗也很勇敢,却还不知道女人的味道呢,在这方面属于晚熟。正因为这个缘故,张迈之前和马小春谈起女人的事情时,总是不自觉地先将他遣开。

  “乳—峰就是……就是,”张迈用双手在自己的胸前一托一托的:“女人这个地方的这个东西嘛。”

  “老大,什么叫做这个地方的这个东西?”大石头也学着张迈,拿双手在胸前一托一托的,原来他虽比他弟弟大一点,可对女人也是个白痴。藏碑谷也不是没有女人,只不过藏碑谷里的女人,长得像女人的实在不多,而且这两兄弟也没什么机会接触。

  “这个地方的这个东西……”怎么解释呢?“就是……那是她们衣服里包着的东西。”

  “衣服里包着的东西?啊,我知道了!”小石头叫道:“是肚兜,我听说有些女人,衣服里包有一种叫肚兜的东西,不过跟我们干粗活的那些女人,可没穿什么肚兜。”

  “不是啦不是啦,”跟这两个人交流怎么这么困难啊,“不是肚兜,肚兜是个衣物,那乳-峰……”张迈继续用手模拟着***的形状:“这样的,这样的。”

  马小春掩嘴笑道:“老大说的那个,就是女人喂孩子奶的那东西。”他年纪也不大,但显然已有过经验了。

  “啊,对了对了,就是那个!”张迈望着那两个沙丘:“不过呢,这两个沙丘是黄色的,被阳光一晒又有些白芒,刺眼呢,女人的乳峰呢,则是白色的,嗯,一般也是白色的,但不是那种硬邦邦的白呢。”

  “有啊,不过小春这个形容也不好,什么叫肉乎乎的,虽然柔软,但不是乎乎啊,怪难听的,虽然……”

  张迈脸上显现着一种怪异的表情,仿佛忽然见到了江南的春天,他的五根手指也在那里一动一动的,对着那两座沙丘的其中之一,仿佛就在按着一个乳峰:“那感觉还真的是肉乎乎的啊,还有些软,嗯,虽然隔着衣服,但好像还能感觉到温度,手感啊,啧啧,爽!”

  小石头扯了大石头一下瞧瞧说:“兄啊,看老大那模样,不会看见海市蜃楼了吧?”

  “海市蜃楼……”张迈居然听见了:“对啊,就是海市蜃楼……哈哈,哈哈……”

  身边的几个少年见到他这有些放浪的样子无不目瞪口呆,之前张迈在昭山上面对诸胡的时候,可多英明神武啊,现在这副模样实在是大失形象啊。

  虽然还搞不大清楚“肉乎乎的白”究竟是什么样的白色,但听说灯下谷到了,大石头小石头还是都欢呼了起来,随着张迈赶着骆驼从两座沙丘中间要进去,走了几步发现马蹄踏处都是黄沙,两座沙丘之间是一条笔直的缝隙,并无弯曲的道路。

  旁边几个老沙漠一起笑了起来:“像?这碎叶沙漠里,‘像’这样的沙丘至少有几十座!”

  “原来不是啊……”小石头有些失望,“不过呢,嗯,有几十座,好。要是那肉乎乎的白也有个几十座,多好。”

  小石头伸出五根手指,一捏一捏的:“你没瞧见老大脸上那模样吗?我想那肉乎乎的白,一定爽死人啦,什么时候有机会尝尝味道……就好了。对不?”

  旁边那些已经有胡子的男人们一听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,一时间笑声驱散了疲倦与失望,让人仿佛都忘记了沙漠的艰辛与困苦。

  如此又走了“两天”,还是望不到沙漠的边缘,也找不到灯下谷。但丁寒山却半点也不慌。

  于是又走了一天,狼牙营的兵将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,张迈对郭洛道:“这时候回纥人只要有一百个骑兵开到这里,我们就全完了。不,不用一百个,五十个就够了!”

  “因为啊,他们到了这里,一定比我们还要累!五万个累得趴下了的回纥,杀起来有如切菜,有什么好怕的?”丁寒山说。

  他的脚下刚好有一堆枯骨,丁寒山讲起自己五年前的一次经历来:那时他和安六在沙漠躲避一队追兵,躲开之后却迷了路,等几天之后找到原路,又发现了那队追兵。

  “那队追兵也迷路了,他们人虽然多,可论起在沙漠中求生的本领,却远不如六爷了。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用中文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。所以在那几天里我们找到了几株仙人掌,他们却什么也没找到,水喝光了就半点办法也没有,就那样渴了好几天,当时我其实也觉得手脚都软了,六爷也差不多,可相对于那些追兵来说却还有几分力气,于是六爷就这么走过去,拿起刀来,用杀鸡的力气就一个个地把那些追兵给刺死了。”

  丁寒山的描述,让张迈听得有些悚然,耳朵仿佛听到了风沙之中那些追兵的哀号,那些还没死的,拼命想挣扎,想抵抗,却动都动不了,或者动了却缓慢迟钝得就像手脚都生锈了,他们人数虽多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安六一刀又一刀地捅入自己人的咽喉!

  这时杨定邦赶了过来,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,拿着马鞭拍了拍丁寒山说:“好像到了!”

  “是到了。杨校尉的眼光真独到。”丁寒山说:“就那里了,特使你瞧,那不是?”

  循着丁寒山的手指,张迈见到了两座沙丘,可这两座沙丘和昨天、前天、大前天曾见到过的那些沙丘又有什么不同呢?实在看不出来啊。而且和地图背面画的灯下谷不像。

  “特使,地图背面那图画的是灯下谷东南面的样子,这次却是从北边来,这是灯下谷的西北面,所以你觉得不像。”

  他带着部队又绕了个圈子,到了快黄昏时,这时几千人口里都在冒火了,饮水也已告罄,张迈道:“寒山啊,这次你要是认错了路,也不用等回纥追上,咱们就都得死在这里了。”

 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:“他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,要是连灯下谷都认错,看我不打断他的腿!”

  还没来得及上前叙话,谷口又转出一个人来,头发长长的,眼睛大大的,眼眶中却噙着泪水——不是郭汾是谁?看见了她,张迈哇的一声从骆驼上直跳下来,口里有些失态地嚷嚷着:“你……汾儿!你……你一直在这里等我吗!”

  郭汾说是这样说,嘴角却全是笑意,也并不遮掩,羞涩这种东西,和大漠风沙是不搭调的。说了几句要强的话后,她几乎就要冲上来滚入张迈的怀里,忽然见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走近,对着自己丰满的胸脯不住地打量,有些奇怪:“这人是谁?”心想这少年真没礼貌。

  “哦,是我新收的小弟啦,哈哈,就是在下巴儿思征募的新兵啦,他也是唐民的后裔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郭汾脸上有了几分亲切,心想就当这少年是弟弟就好,却听小石头说——

  “就是……”小石头做出了两个让张迈恨不得掐死他的动作,先在自己的胸口一托一托,模仿“乳-峰”的形状,跟着五根手指一动一动的,对着郭汾胸口的方向,仿佛正捏着:“那感觉就是肉乎乎的啊,还有些软,嗯,虽然隔着衣服,但好像还能感觉到温度,手感啊,啧啧,爽……”

  郭汾双眼瞪得圆了,她也不怕别人知道自己的情感,但那件事情,怎么可以拿来做谈资?

  张迈忙叫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不是你想的那样!我没说,真的!我没说!我对谁都没说!”

  哪里知道小石头还不肯闭嘴:“有啊,迈哥你说过的,就是那个什么,哦,对了,海市蜃楼!”他模仿张迈的笑声“对啊,就是海市蜃楼……哈哈,哈哈……”

上一篇:进新加坡的国际学校读IB、IGCSE、AP课程到底“有什么用”? 下一篇:AP课程_AP课程培训_考试技巧考试资讯_国际教育网

相关阅读